北京兒童醫院

官方微博|APP下載| 加入收藏| English
首頁 >醫院新聞 >新聞動態 > 正文

庆贺張金哲院士百岁华诞,见证小儿外科从无到强
2020-09-25 17:27:18 浏覽次數:

2020年9月25日,我国小儿外科界一场温馨又隆重的学术“生日趴”在北京举行,張金哲院士学术思想研讨会暨中華醫學會小儿外科学分会第十六次全国小儿外科学术年会开幕,与会领导和小儿外科界同仁共同为我国小儿外科创始人之一、 “宝藏爷爷”、国家儿童医学中心首都醫科大學附属北京兒童醫院主任医师張金哲院士庆贺百岁华诞。

張金哲院士走过百岁春秋

張金哲出生于天津市甯河縣,18歲考入燕京大學醫預系,將自己的一生奉獻給了我國的小兒外科事業。他被國際同行尊爲中國“小兒外科之父”,至今仍是我國小兒外科領域的靈魂人物,各種榮譽加身,卻始終自謙:“我得這些獎,是因爲我活得長”。

学术“生日趴”在著名主持人敬一丹风趣、温暖的主持下拉开序幕。北京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陈蓓,科技部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吴远彬,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党委委员、北京市医院管理中心党委书记、主任潘苏彦授予張金哲院士“儿科巨人奖”;中国工程院副院长、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協和醫學院院校长王辰,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局长张宗久,人民卫生出版社总编辑杜贤授予張金哲院士“终身奉献奖”;中華醫學會副秘书长王大方,首都醫科大學校长饶毅,北京市衛生健康委員會党委委员、副主任李彦梅授予張金哲院士“大医精诚”匾额。大家在致辞中对张院士为我国小儿外科做出的突出贡献,以及他的敬业奉献、求真务实、勇攀高峰的精神表达了崇高的敬意,并号召医生学习楷模风范。

《张金哲小儿外科学》新书亦在会上揭幕。人民卫生出版社总编辑杜贤在现场对该书进行了解读。《张金哲小儿外科学》是张院士总结中国小儿外科的发展经验、学术贡献,全方位展示中国小儿外科的一本专著。第一版于2013年12月由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受到国家出版基金的资助,被中華醫學會小儿外科学分会推荐作为新中国小儿外科专业发展的时代性记录,定期更新。 此次《张金哲小儿外科学》再版,既是张院士最看重的“生日礼”,也是他献给全国小儿外科同仁的厚礼。本书主编倪鑫教授、孫甯教授、王維林教授代表張院士向年輕醫生代表贈送了書籍。學生代表爲院士獻花表達敬意。

5.jpg

當被問及百歲感言時,張院士首先談到的是他的“八字方針”和“三條建議”,心裏裝著的仍然是病人。他語重心長地寄語小兒外科界後輩,一是要努力把中國的傳統醫學模式向人文醫學模式轉變,強調“讓媽媽參與整個治療流程”,確保患兒媽媽的知情權、參與權;二是在與患兒及家屬溝通方面,要遵循“多哄少碰、多教少替”的八字方針,改進醫療服務模式;三是對于兒童腫瘤的治療,他提倡早發現早治療,並提出了“三六九”方針。張院士精神矍铄地說:“希望還能繼續工作,用自己的經驗多給青年人指導。”

8.jpg

他高興地爲前來祝壽的小朋友表演了拿手的魔術。聽著張院士幽默風趣的語言,看著他靈巧的雙手,在座的同仁們更加讀懂了百歲院士堅守臨床一線的傳奇。

9.jpg

张院士的挚友、北京兒童醫院骨科94歲的潘少川教授,北京兒童醫院党委书记张国君和部分科室主任也到现场祝寿。

100歲的張院士能工作,愛書畫,會生活。疫情前每周至少到醫院上班兩天,疫情發生後,他揮毫寫下“天有不測風雲,人有科學政策”,爲抗疫助力。目前仍堅持每周到院半天。他每天堅持室內自行車上騎行鍛煉。在今年的六一兒童節,他還上直播爲腫瘤患兒表演魔術。張院士曾在多個場合談長壽的秘訣:“工作可致長壽。其實就是要求自己,今天能做到的,明天盡量也要做到。”

微信图片_20200925190629.png

不忘初心的終身學習者,創造一個個傳奇

境至精誠,是爲大醫。張院士一生致力于祖國的兒童健康事業。人生百年,初心不改,並由此創造了一個又一個奇迹。

1948年前後,産科病房開始流行新生兒皮下壞疽,傳染性極強,死亡率幾近100%。28歲的張金哲當時是總住院醫師,看著病房裏的嬰兒一個接著一個離去,焦慮萬分。他認爲,早期切開患處,放出膿血,或許能救活孩子,但這個大膽建議沒有得到支持。沒想到,1949年8月,他次女出生3天後,也不幸被傳染上皮下壞疽。張金哲果斷地拿起了手術刀,給女兒手術,“我就那麽一劃,好了!”。消息很快傳了出去,張金哲的手術方式讓新生兒皮下壞疽的死亡率,從當年的幾近100%,迅速下降到10%,後來又降到5%。

20世紀60年代,新生兒的先天性巨結腸發病率占到肝腸外科的第二位,當時國際上推崇的方法要做三次手術,術後死亡率高。張金哲轉變思路,將腸子拖出肛門外做切除,然後用自己改良設計的鉗子斜著夾住創面,等待傷口自行愈合。這一方法只需一次手術,死亡率大大降低,1965年《環鉗斜吻合術治療先天性巨結腸》論文發表後,張金哲一舉成名,該術式也在國際上被命名爲“張氏鉗”。

國際上以“張金哲”名字命名的治療方法,還有“張氏膜”“張氏瓣”等,每一個命名的背後,都蘊含著張金哲減輕患兒痛苦的核心理念和創新精神。他的各項發明達50余項,主編及參與著書30余部。他首創的“基加局”(一種麻醉方法)、“摸肚皮”(一種徒手體檢法),加上潘少川教授发展的 “扎头皮”(一种固定穿刺法)并称为“北京三绝”,在我国被外界技术封锁的特殊时期,为小儿外科发展发挥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這位不斷創新的終身學習者說:“醫療工作必須滿足人民的需要”。爲此,在小兒外科生涯中,張金哲多次轉變研究方向,小兒急症需要,他上;上世紀60年代,小兒畸形增多,他上;上世紀80年代,腫瘤患兒增多,他上,並持續至今。

2000年,張院士被英國皇家學會授予國際小兒外科最高獎項“丹尼斯·布朗”金獎。頒獎詞中寫到:“代表了13億人口大國3000多兒外科醫生作出來了國際認可的技術水平成績;所領導的小兒外科對世界有貢獻,特別對發展中國家有特殊貢獻。”

自1950年代開始,在張金哲及其同道共同攜手下,經幾代人的接力奮鬥、辛勤耕耘,我國的小兒外科專業從無到有、快速發展,已從單一學科發展到擁有泌尿、腫瘤、心髒外科等十幾個學科,並擁有成熟的醫教研防醫學體系,且逐步走向微創化、分子化、數字化。

始终坚守“老规矩”, 爱和患者交朋友的医学大家

做了一輩子兒科醫生,救了那麽多孩子,贏得那麽多榮譽,張院士最喜歡的稱謂,依然是一聲最普通的“張大夫”。

從醫70多年,張院士的“老規矩”一直沒變。他每一件白大褂上,都清清楚楚地寫著“外科張金哲”5個大字,讓人一眼就能看清,以示與患兒平等。

被患兒和家長稱爲“寶藏爺爺”的他,門診日常往往是這樣的:接診,患兒進來必起身相迎;手診,必先洗手並搓熱後再接觸患兒皮膚;談病情,用“三分鍾藝術”告訴家長怎麽回事、該怎麽辦;即便面對哭鬧的孩子,也有變魔術的“絕活”。張院士倡導醫生和患者是交命的朋友,要“先交朋友再做手術”。

11.jpg

張金哲自備各種手爐,以便室溫不足時暖手後再接觸患兒

有上過他《接診學》課程的年輕醫生說,課上的內容就是張院士一絲不苟的日常,最受益匪淺的是他總結的“接診四四訣”:“接待四講”即講禮貌、靜聽、檢查、醫囑,“診斷四步”指查病情、病位、病因、病理,“治療四定”是定目標、路線、方法、實施,“預後四良”則包括醫者、病家、社會、經濟各方面都能獲得良好的效果。

12.jpg

張金哲院士给小患儿检查身体

“沒有奉獻精神不可能成爲一名好醫生。具有奉獻人生觀的醫生,治好一個病人就是最高的榮譽、快樂和享受”,張院士是這麽說,也是這麽做的。20世紀80年代初,他就用自己的稿費收入,在外科辦公室成立了一個基金,孩子治病錢不夠,他就從基金裏拿來湊。有一位家境貧寒的“一穴肛”小患者,前後做了十余次手術,大多數住院費和手術費都出自該基金。

關于張院士,有太多的溫暖、愛和敬仰在傳頌,他的敬業精神、豁達胸襟、高風亮節也在一代代傳承著。

他行醫70余年,從未收過一次紅包;他28年如一日利用周末到天津兒童醫院義務出診,沒拿過一分錢,他說:“我支持的是兒童外科事業,要講錢,誰也請不動我”;即便老伴剛去世不久,他仍准點到教室授課,他說“不能因爲我自己的事情影響教學工作”;爲了提高技術和治愈率,他不怕得罪人,曾讓科室秘書設了一個“醫療不滿意”登記;早在上世紀50年代,他就把科普列爲工作重點之一,他信奉周恩來總理的“知識要交給老百姓才是力量”,認爲病人聽懂、愛聽就是好科普,出診時經常從兜裏拿出科普小紙條……

1997年,当选中国工程院院士后,張金哲院士写下16个字:“一生努力,两袖清风,三餐饱暖,四邻宽容”,这也是他的毕生修身之道。

行至百年,有人問張院士對兒科的展望,他說,我希望兒童醫院打造成一個無痛、無恐的兒童健康樂園,懷揣著這個中國夢,百歲院士張金哲的腳步仍在繼續。

下一篇: 北京兒童醫院党委书记张国君同志走访慰问張金哲院士及老專家老干部代表

返回

頂部